白小姐资料

瞎填志愿一时爽毕业工作火葬场

发布日期:2019-10-06 02:18   来源:未知   

  就算是想无脑跟风走,这些年专业更迭的速度和力度也在明显加快。2015年开始,全国高校每年增设专业数量突破2000大关,撤销专业的数量也超过100个。

  热门专业也会骤然变凉,2018年全国有416个专业的学生还未走出象牙塔,就要直面惨淡人生,感受专业被撤销的痛。

  那么,其中哪些专业是当下的热门,哪些又是频频被裁撤的“雷坑”?若拉长时间纵深进行观察,热门专业经历了怎样的更替?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整理了2008-2018年《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从过去十年高校申请新增和撤销专业的趋势中寻找答案。

  我们排出了这三年众高校申请新增数量最多的TOP 20专业,发现近一半由工学贡献,排名前三的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机器人工程和智能科学与技术全部来自工学。

  很巧,这与现在的专业“钱途”偏向很契合。根据麦可思报告的数据,在2019年本科生毕业半年后收入前10的专业中,信息安全、软件工程、网络工程等工学专业占据了大半江山。

  再看被裁撤的专业,理学存在感最强,占据了被裁撤数量TOP 20专业中的8个席位。

  上世纪广为流传的就业箴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显然到本科阶段就已经不太适用。应用统计学、生物技术、数学与应用数学、生物科学和应用物理学等,都是这些年被重点裁撤的对象。

  艺术学和文学好歹是被互联网的风催化出一些新老专业的更替——2016至2018年,共有97个高校设立了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另一边,服装与服饰设计、服装设计与工程和舞蹈表演等传统艺术专业面临裁撤;在文学学科中,网络与新媒体专业正热,而编辑出版学有些落寞。

  根据麦可思最新报告,2018届工学专业就业率高居榜首,达93.1%,与之相比,文学(89.5%)、艺术学(87.3%)、历史学(86.1%)和法学(85.1%)等专业的同学,只能暗暗抹一把辛酸泪了。

  2011年风口还属于物联网工程,风刮了三年后让位于电子商务,近两年最受高校追捧的专业则是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

  物联网工程专业的火热,来源于当年智慧城市概念的诞生与走红,在政府和企业的双重推动下,物联网应用场景获得更多切实落地的想象,相关专业也随之走红。

  2010年,物联网工程专业首次设立,44个学校申报,25个学校获批;此后的3年,物联网工程皆为高校申请增设数量最多的专业。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5年,电子商务专业遍地开花,首次成为增设数量最多的专业,“具有利用网络开展商务活动的能力”的电商人才被迫切需要。这一年,天猫双11的成交额已经是2010年的近10倍,而实物商品网上销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达到10.8%。

  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后简称为“大数据专业”)于2015年首次开设,北京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南大学3所学校首先获得招生资格,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2017年,新增设大数据专业的高校达到250所,是第二名机器人工程专业增设数量(60个)的四倍有余。

  面临前所未有的狂热,DT君站在风口浪尖看了看,也不太确定是否应该向众高考生诚挚推荐。

  互联网已经是众所周知的高薪行业,而人工智能、大数据相关的岗位更是站在互联网圈薪资鄙视链的顶端。机器学习工程师、大数据开发工程师和数据分析/挖掘工程师年收入中位数分别高达21.0万、19.9万和13.7万元,如果进入前25%,年收入还能再涨5万元。

  “现在仅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这些学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人才缺口就有150万。到2050年,人才缺口会达到950万人。”CCF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常委、信息技术新工科产学研联盟大数据与智能计算工作委员会主任王元卓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从这些高校的地域分布来看,脱颖而出的并不是我们印象中的经济与学术强省/市,而是河南省。若看各地高校今年新增专业中大数据专业的占比,比河南高校团(占比26.0%)更具热情的还有吉林省(29.0%)、重庆市(27.7%)和山西省(27.5%)。

  进一步了解各地的大数据产业发展政策,发现河南和重庆都决心满满,皆建有国家区域示范类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拥有引领各自所在区域大数据发展的野心,且明确提出要推动大数据的全产业应用——这个全产业包括电信、能源、金融、大刀皇新料,商贸、物流、农业、电子商务,要知道,北京也仅提出要推动大数据在金融、农业两个产业上的应用。

  只是,恐怕并不是所有高校的大数据专业都能叫做真风口。毕竟很多雄心勃勃的区域并不能顺利建成领先的大数据产业,如果产业掉了链子,产学研互动的良性循环转不起来,那风很可能是吹不起太大的浪了。

  若把观察时间再往前推,专业增撤的规律似乎能提供一些前车之鉴。某个行业变成热门,高校便跟在后边疯狂抢热饭。当时代变革的风刮过,之前盲目扩招的后果便暴露了出来,在供应过剩的情况下,不少高校就会出现师资配置不足→毕业生质量不够高→就业惨淡的因果链条。

  如早年广告学十分火热时,诸多以理工、农业类专业见长的学校纷纷赶时髦增设相关专业,到了2016-2018年间,被撤销的广告学专业就多设在理工类高校中。在工学专业中,淘汰则更为残酷,2008年大热的软件工程专业,如今在大批院校中已经被裁撤。